为了照顾我,我的一家齐上床 1-11 - 为了照顾我,我的一家齐上床 1-11

第一章  敏感的妹妹

  「小勇,起床了。」

  睡梦中我听到了妈咪的声音,甜甜的,满含爱意。

  我睁开眼,睡眼惺忪,看到自己亲爱的妈咪正俯首在我的胯下吞吐。

  她把自己的长发撩到右边,一脸笑意地看着我,火热红唇之间是她最爱的儿
子的粗大的鸡巴。

  妈咪看我醒来,把嘴里吮吸得水光闪亮的鸡巴拔出,笑瞇瞇地说:「今天小
勇也是元气满满哒。」

  最受不了恶意卖萌的妈咪了。

  我重重把妈咪的头又按下去,看到那对饱满的红唇把鸡巴吞尽,直至根处。

  妈咪的喉咙眼不自然地抽搐,唔,好爽,嗓眼的紧缩,再紧缩,妈咪那条柔
嫩的小舌顶在我的马眼上,滑动,再滑动。

  「哈,就知道妈咪又来偷吃。」

  门口跳出一对乱颤的兔子,兔子的主人是一个青春气息四溢的少女,我的妹
妹,陈枝柳。她的粉色睡衣敞着,青春美妙的胴体袒露,显然是听到什幺动静没
扣好扣子就过来了。

  她赶紧沖了过来撞进我怀里:「哥哥好坏啊,妈咪也好坏,都把日程排好了,
今天明明是我的,哼。」

  妹妹边说边挤妈咪,乱动中,我的鸡巴又从妈咪温暖潮湿的口腔中弹出。

  「哎呀你这个小色女。」

  妈咪没辙,看自己的二女儿这幺不高兴的样子,只好作罢。

  她扭着自己的圆臀走出房门,说:「不要把你哥哥憋坏了,你们早点下来吃
早餐了。」

  我正高涨的欲望正待喷薄,却被妹妹打断了,只好恶狠狠地看着陈枝柳,威
胁:「妹妹,啊……」

  陈枝柳娇哼一声,反手探到我的鸡巴,纤细的手指搭在怒涨的龟头上,说:
「人家轮了好几天了才到,不一直看着哥哥还真容易被别人抢走。哥哥,你还威
胁人家。」

  我无奈地笑,双手捏住妹妹的奶子,这对丰硕的乳房的规模远超陈枝柳当前
的年纪,实在是发育犯规。我感觉随着欲望的堆积,我全身的血液都在向胯下鸡
巴集中,肉棒越来越硬,只能讨饶道:「妹妹,快坐进去。」

  陈枝柳脸上露出得意的笑,小虎牙闪闪发亮的那种笑。她轻擡翘臀,把睡衣
的下摆拉出去罩住我和她的下体,然后用臀缝在我的龟头上来回滑动,我能轻易
感受到她屄缝的热气喷出,粘稠的淫液顺着谷道和狭缝滴落,柔顺的细短阴毛黏
在一起时有时无地刺激我的龟头。

  我就知道,就知道这小女孩会耍我,小小年纪就已经把这种撩拨的手段掌握
得炉火纯青。

  我捏住陈枝柳的奶头,这对乳首呈淡粉色,小小的,四周的乳晕也是小小的,
乳晕和奶头就像是点缀在雪原的两束梅花一般,可惜,这幅美景,只有我知道,
也可惜,这幅美景,恰是我这个顽皮妹妹的弱点所在。

  哈!我用力捏住,大拇指和食指撚动,这淡粉的两点就好像是柔嫩的梅花蕊,
我又扯起来,把明明如玉碗倒扣的奶子扯成大理白塔。

  陈枝柳「嘤咛」一声,赶紧把屄缝分开,用蜜穴套下,她呻吟:「啊,呼,
哥哥,哦我的好哥哥。」

  我揽腰抱住妹妹,双手在她光洁的背上游走,左手滑到她小屁股上,沿着臀
缝,指尖点在她可爱的小屁眼上,不用看,我就能想象到这里的颜色和形状,毕
竟我看的品尝的那幺多次了。

  我左手把陈枝柳半边的屁股盖住,大拇指顶住她浅红的腚眼,缓缓向里面推
进。

  「啊哥哥~~」妹妹的声音都是颤的。

  陈枝柳小腰轻摆,蜜穴吞吐,腔道内嫩肉收缩又放松,我硕大的龟头在淫液
的润滑下来回撑开她的阴道。

  妹妹此时俏脸已经一片潮红,体质太敏感了,稍微撩拨就情动,稍微情动就
淫液泛出,稍微泛出就全身发热潮红,然后就会干凈利落地败下阵去。

  她也深知自己的问题,此时刚把我的鸡巴插到屄缝里不到五分钟,她就感觉
到自己不行了。

  高潮要来了,要high了。

  「哥哥,哥哥~~~ 」

  她眼神迷蒙,连声娇喘,双手捧住我的脸,樱桃小嘴向我印来,我张口接住,
已经有汩汩津液流出。

  「我不行了。」陈枝柳艰难地擡动屁股,努力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套动我的
肉棒,最后还是重重摔下,蜜穴深处的花蕊震颤。

  我习惯了,左右手抱住两瓣粉嫩的屁股,左手大拇指轻易破开菊花的花蕊直
入其中,然后擡起她的屁股飞速地套动。

  「呀呀呀呀呀呀,哥哥哥哥~~~ 」

  陈枝柳发出一连串的无意义声音,俏脸潮红,已经在晃动中离开我的脸,两
眼无神,口中津液横流。

  「呼……」

  我龟头又是一阵胀大,两手深陷丰满的臀肉中,长出了一口气。

  两波精液射出,妹妹陈枝柳的青春娇小的肉体没来由地抖动,我感觉她直肠
中一股湿气沖来,包裹住被肛门咬住的我的探进去的大拇指,似乎又润滑了一点。

  我转动了下拇指,没想到把妹妹又刺激得一颤。

  我抽出左手在我俩结合处抹了一把,然后伸进陈枝柳的小口里,玩弄她湿润
柔滑的丁香小舌。

  妹妹无意识地舔动。

  我突然坏笑,胯下一顶,还未软化的鸡巴在陈枝柳的此时倍感敏感的体内一
撞。

  小美女立刻回神过来,只是全身还是软绵绵的,连发出威胁的声音也是软绵
绵的:「哥哥,太坏了,把妹妹玩坏了就没得玩了。」

  好吧。

  我温柔地抱住怀里的这个可人儿,如此歇息了十多分钟。直到厨房里妈咪生
气地喊人,我俩才从合体状态分开。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 第二章  妈咪的精液美容餐

  妹妹小心地把我从床边推到一旁的轮椅上,动作很熟练,毕竟她做过很多次
了,和做爱的次数一样多。

  看到这里很多人会有疑问,为什幺有轮椅?

  没错,我瘫痪了。

  我要介绍下我的家庭。

  我母亲彭橙,是F 市最着名的企业家。父亲陈晃,是着名考古学家,遍世界
的跑。他们有三个子女,大女儿陈线烟,目前在读研,学校就在F 市,离家不远
;儿子就是我,陈其勇,本来在读大学,结果去年瘫痪在床;小女儿陈枝柳,现
在正推我去餐厅。

  事情是这样的。去年暑假,我求父亲带我一起去他新发现的考古墓地,父亲
答应了。本来这应该只是我暑假的一个小插曲,但是在墓穴里不知是地龙翻身还
是支撑墓穴的支架不稳,我进去的那个墓穴垮塌了,我被埋了进去,双腿被巨石
砸中,在土里苦苦求生了两天,最后被救回,但是双腿就此瘫痪了。母亲和父亲
大吵一架,父亲满心愧疚和痛苦,从此就离开了家,在全国游蕩,发誓找到让我
複原的办法。

  我从医院出来后,就一直瘫痪在床。不知道世界发生了什幺,母亲和姐姐、
妹妹就一直求欢于我。我感觉很正常。父亲不在家,儿子满足家庭女性的欲望好
像是这个世界约定俗成的规矩。说起来也奇怪,从那天开始,我的性功能好像超
人一般,虽说双腿瘫痪,但是阳具却未受到影响,或者说更强了。之前和女朋友
交欢时,虽说也不弱于人,但是也没现在夸张。不过我在电视网络看到的信息好
像也都在告诉我这是很正常的情况。于是我对我的性能力也不再有所惊讶。

  妹妹陈枝柳罗衫半开地推我到了餐厅,妈咪正黑着脸。她教训妹妹:「上学
要迟到了,你朋友都在外面等你,你现在连衣服都没穿好。」

  妹妹一脸苦瓜相,她睡衣湿湿的,胯下那部分更是淩乱不堪。她朝我吹气鼓
嘴,小拳头在脸边一摆扮成猫咪状吐舌头,然后就匆匆跑回房间换衣服。

  妈咪叹气,又露出温柔的笑,伺候我刷牙洗脸。洗手间柔和的灯光落在妈咪
淡雅的装扮上,显得妈咪分外圣洁,她胸前鼓囊囊的,弯腰时沈甸甸一团,时不
时就打在我脸上。妈咪的居家服胸前开叉很深,露出的圣白的乳肉和深邃的乳沟,
我稍一偏头就能看到里面深红的乳头。

  「要不要我把衣服脱光伺候小勇呢?」妈咪笑瞇瞇地问,手指勾住自己的衣
领,奶子那里已经陷了一个小坑。

  我腹下一道火热之气传上来。

  妈咪的裸体我百看不厌,丰盈的乳房,盈盈一握的腰,肥硕的屁股和紧实的
长腿。我看到镜中妈咪的美颜,她身上的居家服突然就消失了,露出我熟悉的胴
体。我可以自豪地说,妈咪肉体的每一寸,无论是里面还是外面,都有我的精液
涂抹过。

  我摇了摇头,妈咪还是一副笑瞇瞇的样子,身上的居家服完整如初。

  我无奈:「妈妈不要逗我了,而且妹妹再受刺激估计就不去上学了。」

  「哎呀哎呀,小勇真是不诚实呢。」

  妈咪收拾好东西,又把我推到餐厅。

  餐厅里妹妹陈枝柳已经收拾妥帖,一身学校校服包裹住她那具美妙让所有男
孩都垂涎的肉体,只是胸前胀成一大团,分外惹人眼球。

  她抓住三片面包和一包牛奶,把香吻送我嘴上,和我纠缠不休,好不容易分
开,她已经气息急促,俏脸潮红。

  不用说,她又开始high了,估计淫液都流出来了。

  我一阵无语:「快去上学吧。」

  陈枝柳痛苦离去。我家院子里等着的两个小美女亲切迎上,很恭敬地问好。
在学校里我妹妹还是很有领导力的。

  「这小妮子。」

  妈咪扶额,自己生下的女孩这幺不禁操,实在是太羞耻了。

  我拿起刀叉,面前的荷包蛋和火腿是我的最爱,尤其是妈咪做的,实在是人
间一大美味了。

  妈咪拿起两片面包,弯腰鉆进桌子下,温柔地扒开我宽松的睡裤。此时我的
肉棒还没硬起,只是稍稍擡头。

  妈咪张嘴含住。

  睡龙开始怒涨。

  没办法,妈咪的口交是我最不能拒绝的了。

  我在桌子上吃着煎蛋,妈咪在桌子下品尝我的肉棒。

  哦,我感觉到我的鸡巴鉆进一片柔滑之中,妈咪应该是把居家服领口扯开了,
挤压两个奶子为我乳交。

  桌子下的空间很大,妈咪也很会利用空间和自己身体的优势,很轻易地就把
我的阳具降服了。

  我感受到面包略显粗糙的瓤擦过我的龟头。

  妈咪又鉆了出来,举着夹在一起的两片面包,还是一副笑瞇瞇的样子:「小
勇的精液真是浓稠呢,还有前列腺液,也是粘粘的。」

  她张开红唇,拈出粘在她舌头的一根黑毛,那是我鸡巴上的毛,然后把面包
放进嘴里。

  我很无语,不知道妈咪从哪里看到的一个美容秘方,说是早餐吃到自家儿子
的精液是最养颜的,然后她就乐此不疲地压榨我的精液。

  当然,我也不拒绝。

  毕竟看到永远给人一种圣洁、怜悯的妈咪对我的精液甘之如饴,我还是很自
豪的。

  圣洁和精液,妈咪和儿子,如此沖突的画面每日都在我眼前上演,真不知道
这个世界怎幺了。

  妈咪把她杯子里的专属牛奶一饮而尽,是的,她的牛奶,和陈枝柳刚才拿走
的牛奶都是专属的牛奶,专属我精液的牛奶。

  不知道路上的妹妹有没有又和她那两个小跟班分享。记得前几次她都在放学
后向我哭诉,因为那两个小跟班闻到专属牛奶的味道后,连老大的威严都敢侵犯
了,争着抢着喝,搞得她都没得喝了。所以她之后都是在家里解决早餐。

  希望这一次没人和他抢。我放下刀叉。

  妈咪把我推到阳台,透过落地窗能看到外面阳光正好,院子里青草盈眼,草
地上摆着一副桌子,太阳伞还未撑起,几只小鸟站在樱花树上叽喳。

  这时门铃响了。

  应该是小姨彭桃来了。妈咪请她照顾我。

  果然,院门打开,一辆豪车进来,司机探出半个身子露在车窗外,对我挥手。
白凈的狐貍脸上戴着硕大的墨镜,低胸的短裙因为她的举动而显得褶皱,愈发显
得她胸前双丸的伟岸。

  车开进车库,一个身材火爆,装扮火辣的女人走了出来。低胸短裙包裹着她
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,齐膝长靴包裹着她笔直矫健的大长腿。

  小姨彭桃进来把我抱起,脸蹭脸打招呼:「哎呀小勇一天没见你都要想死你
了。」

  我很嫌弃地推开她,两只手抓住她双丸,感觉到两颗豆子已经硬了起来,真
空的?

  小姨反按住我的手,又故作娇羞道:「人家今天没穿内衣啦。」

  妈咪一拍妹妹的脑门,说:「你先生昨晚没满足你吗?大清早就打扮成狐貍
精勾引我家的小勇。」

  小姨一挺胸部,说:「还不是昨晚你非要和我语音,我听着你的叫床呻吟,
就能想象到小勇的英姿,折磨了那死鬼三次,一次比一次早,把我吊在空中下不
来。」

  妈咪投降:「不和你贫嘴了。小勇,我去公司了,晚上等我哦。」



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第三章  小姨的蜜穴

  我和小姨送走妈咪。小姨就迫不及待地扒下我的裤子:「小姨的屄好痒,快
插我小勇!」

  小姨就是这幺急色。

  我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,伸手缓缓拉起小姨的短裙。

  小姨作势要脱。

  我止住她的动作:「穿着衣服干。」

  小姨眼神迷离摸着我的脸,大长腿跨开,另一手握住我的肉棒,在她的屄缝
里滑动。

  「噢我的小勇,我的小勇~~~ 」

  随着她的话语吐出,她把我的鸡巴纳入。

  我紧紧搂住小姨的这幅美艳胴体,把头深深埋进她的双乳之间。

  「呼,小姨,夹快点,呼,小姨,快点,再夹紧点。」

  我的手顺着脊背滑下,习惯性的抱住小姨的丰臀,她的短裙淩乱不堪,半边
屁股露出来。

  彭桃小姨半仰着身子,把丰胸高高凸起,肥硕的奶子柔软又富有弹性,她双
手按住我的头埋进去,我的嘴鼻都沈浸在这对双丸中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,小勇,我,小勇,呼,哦哦哦……」

  小姨不断挺动腹部,用她的蜜穴套动我的肉棒,性爱的电流一阵又一阵地击
打她的神经,我擡头似乎看到她口水流出,整个人已经亢奋到失神了。

  好像小姨的体质和陈枝柳的相似。

  我发觉小姨体力慢慢不支,就伸手穿过她的大腿抱住,开始发力。

  没办法,一个双腿瘫痪的人在不断做爱中,手臂越来越有力气了。

  我这样胡思乱想着,鸡巴的射精欲望一层一层的积压,小姨双手无力地搭在
我的脖颈出,烈焰般的红唇吻住我,细细的娇喘声在唇与舌之间传出。

  「呼,小勇啊,呼,小姨要泄了。」

  彭桃有气无力地舔舐我的耳垂。

  「小姨,我也要射了。」

  我口中的热气吐进小姨的耳朵眼里。

  我左手拇指插入她的小屁眼中。

  小姨就吃这一套,她的屁眼尤其的敏感。

  果然,在突破菊花蕊的瞬间,小姨的蜜道层层收缩,腔肉死死夹住深入屄眼
的肉棒,浑圆如鹅卵的龟头被层层包裹住,好像无数张小嘴吮吸一般。

  「呼——哈……」

  一波又一波的精液喷薄而出。

  小姨全身香汗淋漓,我感觉我也要换衣服了。

  虽然我的肉棒和小姨的蜜穴严丝合缝,但在小姨泄身的瞬间,还是有不少淫
液溢了出来。

  小姨整个人都软在我怀里,媚眼如丝,咬着我的耳垂吐气如兰:「死鬼,我
是被你降住了。」

  我哈哈一笑,虽然射精带走了我部分精力,但是也只是部分而已。我把住小
姨的大腿来回抚摸,她大腿内侧的嫩肉此时也是格外敏感,我手指游走时能清晰
地感受肉里神经的抽搐。

  我索性把小姨的右腿架起来到我的头部右侧。小姨是舞蹈老师,身体柔韧度
超高。她懒洋洋地把头让到我的左边,任由我的禄山之爪在她的右腿上肆意妄为。

  只是……

  「小勇你这个色胚,现在肉棒还是硬的。」

  擡腿的动作有点剧烈,牵引到了小姨的屄肉,我的鸡巴现在还深深插在小姨
的屄穴里,这一动显然又带给小姨新的刺激。她右手插进我俩间的交合处,一面
蹂躏自己的阴蒂缓和,一面在我鸡巴的根处按捏。

  我咧嘴一笑,伸手把小姨右腿的齐膝长靴脱掉。

  小姨的光洁小腿和白玉般的小足露出。

  没有袜子,小姨白生生的脚丫子就直接暴露在空气中。

  「唔,小姨的味道。」

  我在小姨的脚丫子上嗅鼻。小姨的脚此时略有些汗,带着皮草的味道,白色
的热气在空气中若隐若现,气味缓缓散出。

  「真是个死鬼。」

  小姨对我的性癖也是了如指掌。她弓起脚掌,圆小如玉珠的脚趾曲起,脚趾
甲上是涂着淡淡的红色指甲油,倍显其脚丫的白嫩。

  我的嘴顺着小姨的小腿向上,然后重重落在她柔嫩的大腿内侧,我撅起嘴含
住一块软肉,吸紧口腔,啪的一声,再看小姨的阴私处,已经染出一线红印。

  「哎呀你又作怪。」

  小姨恢複了力气,娇嗔道:「之前的印记被你姨夫发现了我好不容易解释过
去的。」

  我嘿嘿一笑,又吻住小姨的香嫩小口,把她的丁香小舌引诱进来然后狠狠嘬
住。

  「呜呜呜呜……」

  我松开嘴,一脸笑意地看着小姨。

  小姨无奈:「真拿你没办法呢。」

  她擡起屁股,湿漉漉的肉棒缓缓从她屄眼里脱出。

  小姨跪爬在我腿前,用嘴把鸡巴前后里外吮吸个凈。

  「小勇,要晒太阳吗?」

  我说:「好啊。」

  小姨先把我衣服脱掉,给我换了一套新的,然后她就去了浴室沖澡。

  再出来时,她全身赤裸,走动间胸前丰硕双丸跳动,鲜红的乳头如一对绯红
的鸽子眼,乳晕艳丽且大,占了乳房的四分之一面积,乍一看好像是一对亮眼的
车大灯。

  我的鸡巴腾的一下就挺了起来。

  小姨的身材实在是太犯规了。如果说妈咪是圣洁的神女,那小姨就是引人犯
罪的色欲的化身。

  她并起双腿走成一条线,长发飘逸,裸体如同散发着蜜的性欲毒药。

  「啊小姨,我还要插你。」

  我说。

  小姨展颜一笑:「小姨就是你的,想插就插,想怎幺操就怎幺操。」

  她抱起我,分开我睡裤裤裆,把我那根怒涨的肉棒引出来,一点点捅进自己
的屄缝里。

  严丝合缝。

  我和她都长长叹出一口气。

  我双腿缠住小姨的柔腰,在她耳畔开口:「你是我的,那我姨夫呢?」

  她回答:「他就是一根自慰棒,还常常没电。」

  「哈哈哈哈。」

  我两手揉捏小姨的奶子,说:「想看电影了。」

  小姨迈开长腿:「那我们去二楼。」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第四章  我要插小姨的屁眼

  她抱着我走路,上楼梯。

  走动间小姨的蜜穴开开合合,我开始挺动我的肉棒在她屄缝开合间抽插。虽
说我的双腿瘫痪,但是我的腰还是健康的,只是男上位显得我很不体面,我就习
惯了女上位。

  「嘶小勇你这个死鬼,慢点、慢点~~」

  小姨湿润的屄穴里又开始抽搐,淫液泛滥。

  我知道小姨的体力不怎幺好,也只好把鸡巴深埋在她屄眼里。

  「小姨,你是教舞蹈的,怎幺耐力这幺差?」

  小姨白了我一眼:「哼,我耐力超好的好吧,你姨夫,那个自慰棒,根本降
不住我,还不是你这个小坏蛋,真是败给你了。」

  我哈哈笑,捏住小姨的乳头蹂躏,轻拢慢撚抹複挑,白皙的乳肉在我指缝间
跃动。「真是好奶子啊。」

  小姨得意地一挺胸脯,沈甸甸的乳房更翘了:「那是,比我姐姐的好玩吧?」

  我说:「小姨你的奶子是我玩过的最好的了。」

  她更高兴了,算是消除了点上楼带给她蜜穴抽插的快感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放映室,小姨瘫在沙发上。

  我则发疯地挺动鸡巴抽插她的蜜穴。

  这一段路程小姨固然不好受,我更难受了。

  肉体与肉体的撞击,小腹与小腹的鼓掌,肉棒与阴道的狂欢。

  我张嘴含住小姨的奶子,不断吮吸舔咬,而腰部则飞速的挺动,虽然我和小
姨紧紧贴住,但我强大的性能力还是带给小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。

  她已经无力叫床了,嘴角流出一道道口水,细细的喘息声不绝如缕。

  我重重吻住小姨的小口,又在她光滑妖媚的狐貍脸上乱舔,涂得她满脸都是
我和她的口水的混合液体。

  「啊~~~ 来了~~~ 」

  小姨的声音越来越弱,这种细细的喘息,如泣如诉,就在耳边回蕩,带给我
一种征服感,一种从肉体上精神上的征服感。这种另类的叫床声估计我那个姨夫
一辈子都没听到过。

  我狠狠一顶,鸡巴的龟头好像鉆进了一个细小的腔洞里,然后狠狠撑大,小
姨的屄道一阵又一阵的紧缩,每一波收缩到立誓要把我这根入侵者赶出去,却总
是失败。

  我的精液射出。

  一股。

  又一股。

  小姨的这具美妙胴体也是一颤、一颤、又一颤。

  「哈……」

  小姨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  「小勇你这个小坏蛋,小姨非高潮死在你鸡巴下不可。」

  我绕开小姨那副满是我口水的美艳脸庞,而是又叼住小姨的奶子,含混不清
地说:「我怎幺舍得让小姨死呢?小姨的屄我再怎幺肏都不嫌够。」

  「你再不把你的那根坏鸡巴拔出去,你小姨就真要死了」。

  「哼哼,我就不拔。在里面超爽的,才不要拔出去。」

  这是真的,高潮余韵后的小姨的蜜道既紧凑又松垮,时不时的腔肉抽搐更是
带给我另一种快感。我当然不舍得抽出去了。

  小姨拿我没办法,只好顶住余韵后的快感了。

  「你这个小坏蛋,死鬼,我刚沖完澡,又要洗澡了。」

  我嘻嘻一笑:「那我在这里等你哦小姨。」

  过了十多分钟,小姨坏掉的美肉终于恢複了力气。

  我在二楼看电影,小姨沖洗完的裸体又出现在我眼前。

  只是放映室里昏暗的环境遮掩住了她裸体的诱惑力。

  小姨分开我的双腿,缓缓跪爬在我的胯下。

  我换了个姿势,更舒服地躺在柔软沙发里,开始享受小姨的口交。

  说实话,小姨的口交技巧仅次于我的妈咪了。

  真排起名来,第一肯定是我的妈咪,第二名我姐姐陈线烟可以和小姨比拼下,
再就是我的青梅竹马程蒹葭了,我女朋友林雪漫刚被我调教出来,不过也比我妹
妹陈枝柳强多了。嗯,妹妹的那两个小跟班也比妹妹强,不过妈咪的两个秘书也
不差,李萤尘和王芝晴,好像是叫这两个名字,之前妈妈威逼她俩向我求欢来着。
还有小姨的几个学生,柔韧度也很高呀,各种姿势都能解锁,还放得开。

  我思维发散开去好不容易收回,小姨还在津津有味地品尝我的肉棒。

  黑暗里借着屏幕的亮光能看到小姨的狐貍脸的柔顺和爱恋,她的如丝媚眼中
流露的真情是我在妈妈眼中见过的,那种浓厚的,可以把自己的一切都献出来的
爱。

  我伸手抚摸小姨的头。

  「小姨,你真好。」

  小姨无声地笑,好像翻给我一个白眼。

  我心头一动,说:「小姨,我想插你屁眼。」

  小姨无奈,说:「你慢点哦。」

  她站起,转过身背对我,两手掰开肥硕的臀瓣给我。

  黑漆漆的放映室里,我揽腰抱住小姨,一手在她臀缝里滑动,找到她的屁眼,
然后撑开,向我笔直竖起的鸡巴套去。

  湿润的鸡巴,湿润的屄眼流出的淫液湿润了小姨的屁眼。

  一厘米一厘米的吞没。

  小姨的屁眼缓缓将我的肉棒吞没。

  「呼……哈~~~~」

  我和小姨同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
  「对了,下午你姐姐过来吧?小姨带的队伍还要排练舞蹈,下午不能陪你了。」

  我的鸡巴深深插入小姨的菊花蕊里,摇动小姨的肥臀疯狂地套动。

  「唔,好的……嘶~~」

  我的姐姐,陈线烟。

  我的鸡巴更硬了。

防屏蔽邮箱:adimode888@gmail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欧美Av国产Av亚洲Av综合_欧美av在线观看_欧美三级片_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_欧美av在线_青草mh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